咨询热线
0371-64406786
产品展示
产品展示

郑州市里的戒毒者:每天掏10块钱喝一口美沙酮

  在郑州,有这么一小群人,每天晨起晚睡,忙忙碌碌,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但是每天他们需要前往一个固定的地方,只为喝一口药水,这个药水就是美沙酮。

  郑州市区有3家美沙酮门诊,每天接待360~450人服用美沙酮。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我们走近了这个群体。 郑州晚报记者 王军方/文 周甬/图

  昨日10时50分,红旗路经三路口西边的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门诊,一名戴着墨镜的男子进来后报了串数字,然后隔着铁栅栏放进去10元钱。

  工作人员窦志坚接过钱,在电脑键盘上“梆梆”敲了一串字,随后从一个形如纯净水桶,但只有一半大小的仪器中倒出一杯微红色液体递给男子。液体用一次性杯子盛着,大概有半杯,男子接过液体后一饮而尽,没有说一句话。

  随后,男子拿着杯子在饮水机上接了杯水,再次一饮而尽,扔掉杯子后,朝窦志坚张开了嘴巴,示意液体已被吞下。

  美沙酮,药效与吗啡类似,具有镇痛作用,并可产生呼吸抑制、缩瞳、镇静等作用。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发现此药具有治疗依赖脱毒和替代维持治疗的药效作用。

  “像那名男子一样,每天来服用美沙酮的有130例左右,加上另外两家,郑州市区每天有360~450人在喝美沙酮。” 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门诊主任崔兆麟说,这种方法叫维持治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戒毒”,也不是“小毒代大毒”,而是一种对吸毒成瘾者的新型疗法。“美沙酮维持疗法,是在戒毒者进行脱毒治疗、消除戒断症状后,定期给戒毒者以限量的美沙酮进行维持,同时配合心理治疗、行为干预等综合措施,防止和减轻戒毒者产生的对毒品的强烈需求。美沙酮维持疗法的优点是戒毒者的戒断症状平缓,不痛苦,副作用小。”

  2009年,3家美沙酮门诊分别在郑州、开封、许昌同日开张,成为我省第二批试点门诊。

  目前,郑州共有4家美沙酮门诊,市区有3家,分别为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大石桥美沙酮门诊和中原区美沙酮门诊,巩义市有一家。

  截至今年5月底,郑州市区的3家门诊累计治疗2279人,正在治疗1526人,已累计减少新发HIV感染114人(未含二代性传播),减少消耗约0.8吨,减少毒资交易约3.3亿元。

  两封信的内容大同小异,“因为我的错误,耽误了美沙酮门诊的工作,骂了工作人员,还把药吐了一地,我真诚道歉”。

  “这是前几天刚发生的事,他在拿到美沙酮之后没有服用,拿着杯子起身要走。被制止后,开始辱骂工作人员。”门诊室大夫说,有一些患者,把美沙酮含在嘴里,出门后吐在事先准备好的杯子里,“所以患者服用后,我们要求他再喝一杯水,让他们张嘴说话,以保证药液全部咽在肚子里。”

  为什么要捣鬼拒服美沙酮?“有些人会把美沙酮收集起来转卖给别人,而这个是我们坚决要杜绝的,所以一旦发现,就会提出警告,并采取相关措施。”门诊大夫说。

  今年35岁的刘同西,在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治疗已有2年。将近1.80米的个头,体重80多公斤,看着气色不错。

  刘同西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散步,做一些简单的锻炼,和普通人无异。只是很少外出旅游,因为“每次旅游,都要提前转诊,寻找有可服用美沙酮的地方”。

  刘同西老婆每个月有1万多元工资,他则开了个小店,收入不错。闲暇时,刘同西会在家里做一些家务,“前几年交错朋友了”。

  刘同西没有孩子,看着同龄人都有了孩子,他也开始着急起来。去年,他和老婆到几家医院检查,至今还没有医院给他满意的答复。

  李莹莹,今年35岁,高挑的个子,长长的脸蛋,漂亮,开朗。18年前,误入歧途,吸毒后一发不可收。

  “当时我父母做生意,家庭条件很好,认为吸毒是高消费,是一种时尚。”她说,当时,她正在做舞蹈演员,吸毒让她的舞蹈梦彻底破灭了。

  10年前,她戒毒时认识了现任的老公,两人最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个人因为毒品走在了一起,有共同语言。”李莹莹说,她曾跟老公约定,两人都不能复吸,如发现复吸说“byebye”。

  两人结婚后,育有一个孩子,现已3岁。谈起孩子的情况,她非常开心。“我现在就是一个躯壳,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孩子长大了干什么都行,不求有多大出息,只想他健健康康的,起码不要受毒品的毒害。”

  回忆起往事,她掩面而泣。李莹莹说,毒瘾上来时,浑身出虚汗,跟猫抓了似的,坐立不安,就想吸两口。她的大家庭里,上辈、同辈人中,有好几个人吸毒。目前,两个已去世。

  吸毒的几年时间里,她的花费也让人触目惊心—四五百万元。而现在,她在一家公司打工,每个月3000多元工资,省吃俭用。

  李莹莹说,她从不提及自己的吸毒经历,每天闲暇之时,她就会来到省药物维持治疗中心喝美沙酮,“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我以前吸过毒,除非经常接触吸毒的人”。

  “吸毒的人也有三六九等。”今年37岁的康晓玲说,她家里的条件相当好,在小区里是数着的。

  以前,她喜欢人多热闹的场面,出入迪厅、娱乐场所是常事,三五成群扎堆聚会是她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现在,迪厅、KTV这些时尚场所,对她再也没有了吸引力。家里的生意交给了亲戚打理,她平时深居简出,很少聚会。而她最常去的地方是家门口的一个旧书摊,小说、杂志都有,一本三五元钱,买回来后,她两天就能看完三本。

  “我就不信你戒不掉,我也试一试。”没想到,准备现身说法的她,一下子跌入了万丈深渊。

  由于两人一起吸毒,家里的生意几经荒废,加上吸毒开销巨大,家庭经济每况愈下。

  她和老公经常一起开着三轮车来喝美沙酮,周末时他们会带着儿子一起过来。儿子5岁了,已上幼儿园,每次来到门诊,儿子都会主动报上爸爸妈妈的编号。

  有一名叼着烟卷的男子进入省疾控中心治疗中心后,看到记者拿着本子记录时,扭头出门骑上电动车迅速离去。

  另一名患者进来后,对他说明采访意图,并说是匿名采访后,他依然拒绝了:“我马上要去接孩子。”当记者告诉他采访只需要10分钟,他依然匆匆离去。

  •   在郑州,有这么一小群人,每天晨起晚睡,忙忙碌碌,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但是每天他们需要前往一个固定的地方,只为喝一口药水,这个药水就是美沙酮。

      郑州市区有3家美沙酮门诊,每天接待360~450人服用美沙酮。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我们走近了这个群体。 郑州晚报记者 王军方/文 周甬/图

      昨日10时50分,红旗路经三路口西边的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门诊,一名戴着墨镜的男子进来后报了串数字,然后隔着铁栅栏放进去10元钱。

      工作人员窦志坚接过钱,在电脑键盘上“梆梆”敲了一串字,随后从一个形如纯净水桶,但只有一半大小的仪器中倒出一杯微红色液体递给男子。液体用一次性杯子盛着,大概有半杯,男子接过液体后一饮而尽,没有说一句话。

      随后,男子拿着杯子在饮水机上接了杯水,再次一饮而尽,扔掉杯子后,朝窦志坚张开了嘴巴,示意液体已被吞下。

      美沙酮,药效与吗啡类似,具有镇痛作用,并可产生呼吸抑制、缩瞳、镇静等作用。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发现此药具有治疗依赖脱毒和替代维持治疗的药效作用。

      “像那名男子一样,每天来服用美沙酮的有130例左右,加上另外两家,郑州市区每天有360~450人在喝美沙酮。” 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门诊主任崔兆麟说,这种方法叫维持治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戒毒”,也不是“小毒代大毒”,而是一种对吸毒成瘾者的新型疗法。“美沙酮维持疗法,是在戒毒者进行脱毒治疗、消除戒断症状后,定期给戒毒者以限量的美沙酮进行维持,同时配合心理治疗、行为干预等综合措施,防止和减轻戒毒者产生的对毒品的强烈需求。美沙酮维持疗法的优点是戒毒者的戒断症状平缓,不痛苦,副作用小。”

      2009年,3家美沙酮门诊分别在郑州、开封、许昌同日开张,成为我省第二批试点门诊。

      目前,郑州共有4家美沙酮门诊,市区有3家,分别为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大石桥美沙酮门诊和中原区美沙酮门诊,巩义市有一家。

      截至今年5月底,郑州市区的3家门诊累计治疗2279人,正在治疗1526人,已累计减少新发HIV感染114人(未含二代性传播),减少消耗约0.8吨,减少毒资交易约3.3亿元。

      两封信的内容大同小异,“因为我的错误,耽误了美沙酮门诊的工作,骂了工作人员,还把药吐了一地,我真诚道歉”。

      “这是前几天刚发生的事,他在拿到美沙酮之后没有服用,拿着杯子起身要走。被制止后,开始辱骂工作人员。”门诊室大夫说,有一些患者,把美沙酮含在嘴里,出门后吐在事先准备好的杯子里,“所以患者服用后,我们要求他再喝一杯水,让他们张嘴说话,以保证药液全部咽在肚子里。”

      为什么要捣鬼拒服美沙酮?“有些人会把美沙酮收集起来转卖给别人,而这个是我们坚决要杜绝的,所以一旦发现,就会提出警告,并采取相关措施。”门诊大夫说。

      今年35岁的刘同西,在省疾控中心药物维持治疗中心治疗已有2年。将近1.80米的个头,体重80多公斤,看着气色不错。

      刘同西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散步,做一些简单的锻炼,和普通人无异。只是很少外出旅游,因为“每次旅游,都要提前转诊,寻找有可服用美沙酮的地方”。

      刘同西老婆每个月有1万多元工资,他则开了个小店,收入不错。闲暇时,刘同西会在家里做一些家务,“前几年交错朋友了”。

      刘同西没有孩子,看着同龄人都有了孩子,他也开始着急起来。去年,他和老婆到几家医院检查,至今还没有医院给他满意的答复。

      李莹莹,今年35岁,高挑的个子,长长的脸蛋,漂亮,开朗。18年前,误入歧途,吸毒后一发不可收。

      “当时我父母做生意,家庭条件很好,认为吸毒是高消费,是一种时尚。”她说,当时,她正在做舞蹈演员,吸毒让她的舞蹈梦彻底破灭了。

      10年前,她戒毒时认识了现任的老公,两人最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个人因为毒品走在了一起,有共同语言。”李莹莹说,她曾跟老公约定,两人都不能复吸,如发现复吸说“byebye”。

      两人结婚后,育有一个孩子,现已3岁。谈起孩子的情况,她非常开心。“我现在就是一个躯壳,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孩子长大了干什么都行,不求有多大出息,只想他健健康康的,起码不要受毒品的毒害。”

      回忆起往事,她掩面而泣。李莹莹说,毒瘾上来时,浑身出虚汗,跟猫抓了似的,坐立不安,就想吸两口。她的大家庭里,上辈、同辈人中,有好几个人吸毒。目前,两个已去世。

      吸毒的几年时间里,她的花费也让人触目惊心—四五百万元。而现在,她在一家公司打工,每个月3000多元工资,省吃俭用。

      李莹莹说,她从不提及自己的吸毒经历,每天闲暇之时,她就会来到省药物维持治疗中心喝美沙酮,“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我以前吸过毒,除非经常接触吸毒的人”。

      “吸毒的人也有三六九等。”今年37岁的康晓玲说,她家里的条件相当好,在小区里是数着的。

      以前,她喜欢人多热闹的场面,出入迪厅、娱乐场所是常事,三五成群扎堆聚会是她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现在,迪厅、KTV这些时尚场所,对她再也没有了吸引力。家里的生意交给了亲戚打理,她平时深居简出,很少聚会。而她最常去的地方是家门口的一个旧书摊,小说、杂志都有,一本三五元钱,买回来后,她两天就能看完三本。

      “我就不信你戒不掉,我也试一试。”没想到,准备现身说法的她,一下子跌入了万丈深渊。

      由于两人一起吸毒,家里的生意几经荒废,加上吸毒开销巨大,家庭经济每况愈下。

      她和老公经常一起开着三轮车来喝美沙酮,周末时他们会带着儿子一起过来。儿子5岁了,已上幼儿园,每次来到门诊,儿子都会主动报上爸爸妈妈的编号。

      有一名叼着烟卷的男子进入省疾控中心治疗中心后,看到记者拿着本子记录时,扭头出门骑上电动车迅速离去。

      另一名患者进来后,对他说明采访意图,并说是匿名采访后,他依然拒绝了:“我马上要去接孩子。”当记者告诉他采访只需要10分钟,他依然匆匆离去。

  • 下一篇:为什么ag大注就死辽宁省加快向国际市场供应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