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371-64406786
设备现场
设备现场

为什么ag大注就死曲靖化机厂8年重组未果(图)

  生产压力容器的曲靖化工机械厂(以下简称曲靖化机厂),2005年就已经进入了破产程序,目前却依然在纠纷中挣扎。

  “清算组2005年进驻后至今,只是将职工身份进行改制,没能推动重组,原有员工无法通过重组实现再就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曲靖化机厂下岗员工称,由于破产重组未果,直接造成了原曲靖化机厂200多名职工无法再就业。。

  据了解,多年来,下岗职工代表多方面与相关管理部门进行沟通,但均无果。5月30日,下岗职工代表再次与企业清算组组长陈顺达就企业重组问题展开交涉。陈顺达表示,如果想重组曲靖化机厂,须重新筹备一个主体,制定一个重组方案上报市政府。

  “选择破产解决原企业的历史包袱,利用有效资产进行重组,使原企业大部分职工实现再就业。”当年曲靖市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关于云南省曲靖化工机械厂破产有关事项的会议纪要》如是描述企业和职工的未来。

  清算组称,“对重组问题一直很重视,但破产重组工作迟迟不能完成,主要原因是就地重组还是异地重组不能确定。”

  按照当地城市规划和发展要求,要求企业在一定时间内实现搬迁。曲靖市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也要求,原企业的土地、厂房及设备属破产财产,只能按照破产程序处置,处置后按照城市规划使用。

  但是职工难于接受异地重组,主要原因是:异地重组投资过大(特别是厂房建设),而新企业完全由破产失业职工出资组建,资金筹措困难;建设周期长,建设周期内人力、财力消耗大,同时对生产经营活动将产生影响;远离职工生活区,给职工工作、生活带来不便。

  2007年7月10日,清算组建议,由企业职工组建的企业尽快协议收购原企业全部有效资产,实现企业重组,在恢复生产经营活动的同时,为异地建厂作准备,同时责成企业在城市规划要求期限内盘活资产,筹集资金用于异地建厂,尽最大努力实现破产失业职工的再就业,维护社会稳定。

  清算组组长陈顺达日前又表示,就地重组所需的土地、厂房和设备,仍然处于抵押状态,现在化机厂所有的资产都为债权人所有,如果在破产的基础上,利用有效资产进行重组,就必须征得债权人的同意。

  曲靖化机厂在2003年申报政策性破产,破产项目于2004年并入云南省滇东磷化工公司申请,后来得以正式批准,2005年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批准,进入破产程序。2006年原化机厂厂长吕健跟其他职工一起,设立了曲靖市天瑞特种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曲靖天瑞”),准备重组曲靖化机厂。

  2012年吕健提出重组,有员工认为自己的权益没有得到保障,群起阻挠,重组大会刚开始就被迫宣告结束。“吕健成立公司时,未经过民主投票程序,大多数职工不知情,股东人数只有30人,对没有入股的职工没有任何补偿。”

  未被纳入曲靖天瑞股东的一批中层管理人员也提出成立公司,重组曲靖化机厂。其中的13人,成为180多名员工(占下岗员工总数70%以上)的代表,与清算组交涉重组问题。

  2012年7月30日,职工代表向清算组提出,曲靖化机厂不能由曲靖天瑞重组,而应该由更广大的职工来重组。清算组未对职工代表的要求作出明确答复,8月9日,职工代表再次向市政府重申自己的要求。

  同年8月15日,曲靖市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回复称,2005年11月29日,清算组向曲靖化机厂破产失业人员下发了民意测评表164份,135人选择重组,133人选择参与重组。次日,清算组组织愿意参与重组的失业员工开会推荐重组负责人,到会的128人中,有84票支持吕健作为重组负责人。

  2006年9月15日,吕健发出通知,邀约出资人,组建新公司,共收到申请33份,后来有3人因筹资困难,申请退出,其余30人按时缴纳了出资额,重组公司于2006年11月20日注册成立。

  据了解,由于重组公司设立时,只重点考虑了2005年企业破产时在册人员,民主测评时未吸纳2003年选择自谋职业的人员(2003年有对一些员工实施分流),导致未能全面体现原企业失业人员的意愿。为充分体现破产失业人员意愿,重组由已组建的曲靖天瑞和职工代表共同负责召集原企业全体失业人员商讨,组建充分体现原企业失业人员民意的公司。

  清算组称,“那时市政府的原则是完善曲靖天瑞的重组方案,但是职工代表不接受。”职工代表告诉记者,“曲靖天瑞打算向我们增资扩股,但是我们不知道曲靖天瑞底细是什么,就没答应。”

  2013年4月23日,原化机厂破产失业人员代表以及曲靖天瑞代表和相关政府部门举行座谈。最终也没有对化机厂重组形成统一的意见及方案。

  目前,重组僵局依然继续。但据记者了解,曲靖市政府的态度或将成为推动破产重组的决定性因素。

  2005年进入破产程序之后,曲靖化机厂破产清算组制作的《债权人明细表》反映曲靖化机厂负债总额为2329万元。

  职工代表告诉记者,曲靖化机厂经国土管理部门备案的工业用地面积80.11亩,2005年11月25日,为什么ag大注就死土地评估值就已经达到1534万元,如果转变为商业用地,增值会更多,把土地卖给土地储备中心,既可以偿还债务,又可以获得搬迁技改资金。

  同时,因为大部分债务是对东方、华融、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债权有望转股权,或者进行一定比例的豁免。

  但是,关键在于能够决定土地是否增值,能否让债权人作出让步的是清算组背后的曲靖市政府。

  土地是国有工业用地,如果调整为建设用地,就必须有政府批准。记者在曲靖化机厂看到,周边很多地块已经被开发成商品房,有些单位搬迁后土地已经被政府的土地储备中心收储。清算组称,在曲靖化机厂破产偿债完成之后,土地将变成政府的;虽然土地资产已经抵押,但是债权人并没有将土地进行拍卖,也没有转让债权。

  破产重组可以让下岗职工再就业,可以让债权人的资产得到清偿,同时也可以为政府盘活一块土地资源,是一个多赢的途径。

  但是,现在清算组和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属于多头管理,领导班子是从曲靖市经信委和国资委抽调上来的,遇到矛盾时相互推诿。经信委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在国资委,有问题找国资委”。国资委则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是2010年划到我们国资委的,我们的这个部门其实在配合经信委做工作,有问题你找他们,他们牵头我们参与。”

  由于政府部门不出面,职工代表和曲靖天瑞的矛盾得不到调解,制定统一的重组方案仍然是个难题。

  •   生产压力容器的曲靖化工机械厂(以下简称曲靖化机厂),2005年就已经进入了破产程序,目前却依然在纠纷中挣扎。

      “清算组2005年进驻后至今,只是将职工身份进行改制,没能推动重组,原有员工无法通过重组实现再就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曲靖化机厂下岗员工称,由于破产重组未果,直接造成了原曲靖化机厂200多名职工无法再就业。。

      据了解,多年来,下岗职工代表多方面与相关管理部门进行沟通,但均无果。5月30日,下岗职工代表再次与企业清算组组长陈顺达就企业重组问题展开交涉。陈顺达表示,如果想重组曲靖化机厂,须重新筹备一个主体,制定一个重组方案上报市政府。

      “选择破产解决原企业的历史包袱,利用有效资产进行重组,使原企业大部分职工实现再就业。”当年曲靖市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关于云南省曲靖化工机械厂破产有关事项的会议纪要》如是描述企业和职工的未来。

      清算组称,“对重组问题一直很重视,但破产重组工作迟迟不能完成,主要原因是就地重组还是异地重组不能确定。”

      按照当地城市规划和发展要求,要求企业在一定时间内实现搬迁。曲靖市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也要求,原企业的土地、厂房及设备属破产财产,只能按照破产程序处置,处置后按照城市规划使用。

      但是职工难于接受异地重组,主要原因是:异地重组投资过大(特别是厂房建设),而新企业完全由破产失业职工出资组建,资金筹措困难;建设周期长,建设周期内人力、财力消耗大,同时对生产经营活动将产生影响;远离职工生活区,给职工工作、生活带来不便。

      2007年7月10日,清算组建议,由企业职工组建的企业尽快协议收购原企业全部有效资产,实现企业重组,在恢复生产经营活动的同时,为异地建厂作准备,同时责成企业在城市规划要求期限内盘活资产,筹集资金用于异地建厂,尽最大努力实现破产失业职工的再就业,维护社会稳定。

      清算组组长陈顺达日前又表示,就地重组所需的土地、厂房和设备,仍然处于抵押状态,现在化机厂所有的资产都为债权人所有,如果在破产的基础上,利用有效资产进行重组,就必须征得债权人的同意。

      曲靖化机厂在2003年申报政策性破产,破产项目于2004年并入云南省滇东磷化工公司申请,后来得以正式批准,2005年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批准,进入破产程序。2006年原化机厂厂长吕健跟其他职工一起,设立了曲靖市天瑞特种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曲靖天瑞”),准备重组曲靖化机厂。

      2012年吕健提出重组,有员工认为自己的权益没有得到保障,群起阻挠,重组大会刚开始就被迫宣告结束。“吕健成立公司时,未经过民主投票程序,大多数职工不知情,股东人数只有30人,对没有入股的职工没有任何补偿。”

      未被纳入曲靖天瑞股东的一批中层管理人员也提出成立公司,重组曲靖化机厂。其中的13人,成为180多名员工(占下岗员工总数70%以上)的代表,与清算组交涉重组问题。

      2012年7月30日,职工代表向清算组提出,曲靖化机厂不能由曲靖天瑞重组,而应该由更广大的职工来重组。清算组未对职工代表的要求作出明确答复,8月9日,职工代表再次向市政府重申自己的要求。

      同年8月15日,曲靖市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回复称,2005年11月29日,清算组向曲靖化机厂破产失业人员下发了民意测评表164份,135人选择重组,133人选择参与重组。次日,清算组组织愿意参与重组的失业员工开会推荐重组负责人,到会的128人中,有84票支持吕健作为重组负责人。

      2006年9月15日,吕健发出通知,邀约出资人,组建新公司,共收到申请33份,后来有3人因筹资困难,申请退出,其余30人按时缴纳了出资额,重组公司于2006年11月20日注册成立。

      据了解,由于重组公司设立时,只重点考虑了2005年企业破产时在册人员,民主测评时未吸纳2003年选择自谋职业的人员(2003年有对一些员工实施分流),导致未能全面体现原企业失业人员的意愿。为充分体现破产失业人员意愿,重组由已组建的曲靖天瑞和职工代表共同负责召集原企业全体失业人员商讨,组建充分体现原企业失业人员民意的公司。

      清算组称,“那时市政府的原则是完善曲靖天瑞的重组方案,但是职工代表不接受。”职工代表告诉记者,“曲靖天瑞打算向我们增资扩股,但是我们不知道曲靖天瑞底细是什么,就没答应。”

      2013年4月23日,原化机厂破产失业人员代表以及曲靖天瑞代表和相关政府部门举行座谈。最终也没有对化机厂重组形成统一的意见及方案。

      目前,重组僵局依然继续。但据记者了解,曲靖市政府的态度或将成为推动破产重组的决定性因素。

      2005年进入破产程序之后,曲靖化机厂破产清算组制作的《债权人明细表》反映曲靖化机厂负债总额为2329万元。

      职工代表告诉记者,曲靖化机厂经国土管理部门备案的工业用地面积80.11亩,2005年11月25日,为什么ag大注就死土地评估值就已经达到1534万元,如果转变为商业用地,增值会更多,把土地卖给土地储备中心,既可以偿还债务,又可以获得搬迁技改资金。

      同时,因为大部分债务是对东方、华融、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债权有望转股权,或者进行一定比例的豁免。

      但是,关键在于能够决定土地是否增值,能否让债权人作出让步的是清算组背后的曲靖市政府。

      土地是国有工业用地,如果调整为建设用地,就必须有政府批准。记者在曲靖化机厂看到,周边很多地块已经被开发成商品房,有些单位搬迁后土地已经被政府的土地储备中心收储。清算组称,在曲靖化机厂破产偿债完成之后,土地将变成政府的;虽然土地资产已经抵押,但是债权人并没有将土地进行拍卖,也没有转让债权。

      破产重组可以让下岗职工再就业,可以让债权人的资产得到清偿,同时也可以为政府盘活一块土地资源,是一个多赢的途径。

      但是,现在清算组和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属于多头管理,领导班子是从曲靖市经信委和国资委抽调上来的,遇到矛盾时相互推诿。经信委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在国资委,有问题找国资委”。国资委则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是2010年划到我们国资委的,我们的这个部门其实在配合经信委做工作,有问题你找他们,他们牵头我们参与。”

      由于政府部门不出面,职工代表和曲靖天瑞的矛盾得不到调解,制定统一的重组方案仍然是个难题。

  • 下一篇:台州机场举行“抓进度 保工期”百日劳动竞赛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