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371-64406786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卖给中国一吨铁矿石毛赚120美元!进口铁矿石价

  但日前,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突破每吨155美元,创下8年新高。这意味着,外国矿山卖一吨铁矿石给中国企业,可毛赚约120美元,3-4倍于其成本。

  超额利润大幅提高了外国矿业巨头的业绩,淡水河谷三季度利润大幅上涨至62.24亿美元,为2013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高值。但这却让本已利润不高的中国钢铁行业倍感压力。铁矿石价格为何出现异动?

  在今年9月中旬,中国进口铁矿石(62%品位)价格大幅攀升至每吨128.9美元的高点后,铁矿石价格大致在每吨110-120美元间波动。12月初以来,铁矿石价格再现一波大涨。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总工程师,李新创今天在“中国节能协会冶金工业节能专业委员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指出,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TFe62%)已从春节后低点的79.5美元/吨上涨至近期高点的155美元/吨左右,涨幅高达95%以上,创8年新高。

  同期,铁矿石期货价格突破1000元/吨,也创上市以来新高。有业内人士感叹,铁矿石已经变金矿了。今年黄金价格尚有涨跌波动,但铁矿石价格基本保持上涨态势。

  铁矿石价格暴涨对下游钢铁行业来说影响巨大。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指出,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超出了行业预期,使得行业运行风险进一步加大,不利于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为此,骆铁军日前与铁矿石巨头力拓(Rio Tinto)铁矿市场营销副总裁方睿思(Simon Farry)以及铁矿中国总经理陈胜等举行视频会议,就近期铁矿石市场快速上涨、完善定价机制和力拓的生产与销售情况等进行了交流。

  从疫情打击中率先恢复的中国经济对钢铁产品的需求量大增,从而推升对钢铁原材料铁矿石的需求。

  李新创指出,1-11月,我国生铁产量81290万吨,同比增长4.2%;粗钢产量96116万吨,同比增长5.5%,年化钢产量将达到10.5亿吨。

  而放眼世界,情况就没那么理想了。据世界钢铁协会预测,2020年无论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钢铁需求量将出现深度萎缩-2.4%,下降至17.251亿吨。2020年1-10月,世界粗钢产量15.11亿吨,同比下降2.0%;除中国外,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粗钢产量同比下降10.7%。

  但是,生产这么多钢铁的中国,原材料却主要依靠进口。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连续四年保持在10亿吨以上高位。“每年中国80%以上的铁矿石来自进口”,而且进口来源地高度集中,李新创说,自澳大利亚和巴西进口的铁矿石占总进口量的85%。

  李新创说,虽然价格上涨,但淡水河谷、FMG铁矿石产量不仅没有上升,反而下降,导致供应紧张。

  12月2日,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公司公布下调2020年铁矿石产量预期,由之前的3.1亿吨下调至3-3.05亿吨。

  兰格钢铁网铁矿石品种主管胡富港认为,本次公布的产量预期低于市场对它增产的期待,故引领了期货的一波拉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王颖生表示,铁矿石采用的长协定价机制,让下游的钢铁企业缺乏议价能力。矿山每年80%至90%的铁矿石是通过与大型钢铁企业签订长协的方式销售的,这部分铁矿石定量不定价。长协的价格主要以剩下的约10%左右的现货销售价格决定,以当月累计量作为长协结算依据。因此,铁矿石的供应量多少、卖什么品种,以什么价格出售,主要由矿山决定。

  李新创说,铁矿石的定价实际上是通过小样本来决定大市场价格,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近期铁矿石价格疯涨也是由于定价机制不合理而导致投机行为放大。

  王颖生说,几乎所有的钢铁产品,足球直播,都可以在期货市场交易,所以金融市场的炒作,也会对铁矿石等价格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针对铁矿石价格,大连商品交易所4日发布风险提示函,提醒各方加强风险管控。

  骆铁军也表示,从中钢协掌握情况来看,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偏离供需基本面,存在贸易商招标异常助推指数上涨、期货市场临近交割月多头逼仓等人为制造市场紧张行为,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尽快介入。

  他同时指出,贴近市场变化的铁矿石期货品牌动态升贴水制度落地实施迫在眉睫,将有利于钢铁企业更好利用期货工具管控风险。

  2021年,随着淡水河谷产量的恢复,全球产量将较2020年有所提升;需求上,预计全球生铁产量因中国下降而减少,全球铁矿将再次供应过剩。

  他认为,铁矿石价格将呈波动下行态势,明年预计在80-100美元/吨之间波动。2025年,在供应仍将过剩的预期下,结合全球铁矿生产成本曲线情况,预计矿价仍将呈波动下行态势,全年铁矿石均价将在70-90美元/吨。

  李新创建议,短期内,钢铁企业要应适度控制钢铁产量过快增长,以此来平抑对铁矿石的盲目需求。长期来看,从战略上讲,我国应该建立多元化长期稳定高效的铁矿石保障体系。

  除了巴西、澳大利亚之外,我国还需开拓第三方铁矿石供应渠道。同时,也要加快国内铁矿石供应。

  先是牛肉,今年从澳大利亚的进口额大降64%,其他国家一看机会来了,至少有60个国家想填补这个全世界最大市场的空白,很开心。

  然后是大麦,今年5月咱们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合计80.5%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然后澳大利亚对华大麦出口就暴跌了99%,俄罗斯可高兴了,去年他们对华农产品的出口额是9.6亿美元,今年的计划是多少呢?96亿美元,直接增加了10倍。

  第三个是葡萄酒,咱们对澳葡萄酒进行了反倾销调查,占进口份额37%的澳大利亚受打击很大。

  最近是动力煤,咱们每年的煤炭进口不少,澳大利亚是第三大贸易国,现在受配额管制,很多澳大利亚的煤炭船滞留港口卸不了货,有的船停留时间已经超过了5个月

  这么多物资进口受限,得益者是谁呢?能源方面是俄罗斯和巴西、印尼这些国家,而农产品方面最大的受益者居然是美国,所以澳大利亚的不少企业主也很难接受这个局面,不断施压。

  铁矿石的富矿在澳大利亚和巴西,咱们的铁矿石也不少,可惜品质差、开采成本比人家高三倍,咱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出产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其中买的最多的,就是澳大利亚的,达到了总进口额的67%。

  澳大利亚出产的铁矿石有80%卖给了中国,去年交易额5000多亿人民币的水平,所以,当牛肉、大麦甚至煤炭这些产品被限制时,双方对待铁矿石的态度都比较柔和,对咱们来说,这么大体量的替代品实在有点不好找。

  这种情况不是最近才有的,因为最核心的铁矿石厂家只有四个,不是澳大利亚就是巴西的,90年代的时候,铁矿石的价格比较平稳,后来在一堆人的作用下,价格开始狂涨,典型的就是胡士泰事件,合纵连横,搞得各种钢企多花了七八千亿。

  这种各自采购的方式很容易被对手方抬价,所以后来咱们就成立了长协机制,说白了就是抱团谈价,锁定长期成本。

  于是铁矿石价格在2008年达到高峰之后就处于不断下跌的状态,2013年曾经短暂反弹但很快又跌了下去,去年巴西淡水河谷尾矿溃坝,澳洲天气不好,铁矿石价格一度超过880元/吨,后来也回落了。

  咱们先看看期货的价格,11月以来,主力I2105合约自低点713元/吨最高上涨至1042元/吨,一个多月涨幅为46%,年内最大涨幅高达83%;

  I2101合约自低点772.5元/吨涨至1093.5元/吨,涨幅42%,年内累计最大涨幅更是达到了114%。

  现货也一样,也基本突破了1000元大关,创下2013年2月份以来的新高。

  而且,这幅度还不知道啥时候到头。咱们一年进口10亿吨铁矿石,涨一块就是10亿,最近一个月涨幅超过250元,真要维持这个价格,这成本就得多几千亿了。

  这么一来,成本涨了不少,成品价格没咋涨,钢铁公司就都扛不住了,上周中钢协带头呼吁监管严查这里面的猫腻。

  其实,今年2月份,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都预计价格将继续走低,多国经济停滞,都不需要钢铁了啊。

  ●1、过去一个月,不光铁矿石,大宗涨价的幅度都可以的,原油涨幅超过30%,焦煤、焦炭、燃油涨幅超过20%,铜、铝、螺纹、热卷等品种涨幅均超过15%,经济要复苏,上游产品涨一波很正常:

  ●2、减产,像淡水河谷就下调了2020年和2021年的目标产量,比市场预期的还低;

  ●3、而且咱们的恢复也很快,日均铁水产量仍旧维持在245万吨以上的绝对高位,港口库存不断减少,现货涨价、期货涨价,钢铁公司既然是刚需,那上游涨价也正常了。

  ●4、至于外部原因,只能猜测了,像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一天涨价7.5美元,很难说主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涨价能理解,但短期涨那么多就有点让人吃惊了,所以中钢协怀疑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投机炒作。

  大商所最近发了五六个严管措施,说要落实“零容忍”要求,针对铁矿石等品种启动“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严格排查市场交易行为,严厉打击违法违规交易行为,还规定对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铁矿石期货2105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5000手。

  大商所为啥这么紧张呢?也难怪,每逢铁矿石价格大涨,他们就处于风口浪尖。去年7月价格破千,没几天就有人直接给证监会写了举报信,实名举报某期货公司操纵价格,投机赚取暴利。

  有人研究了这个期货公司的情况,确实持仓量的变化相当精确,但这些也没有最后的官方认定调查,最后随着铁矿石价格大跌不了了之。

  但铁矿石价格问题能长效解决一下吗?毕竟每年动不动就波动几千亿不是个常事啊。

  不过这个问题挺难的,咱们虽然是全世界最大的采购者,但是在定价权方面话语权不多。

  美国有个公司叫麦格希,它旗下公司不少,比如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它还有个机构叫普氏能源资讯,2008年的时候,他们推出了一个专门针对铁矿石的普氏指数,2010年,这个指数就被三大矿山认定为铁矿石的定价依据。

  ●1、这个指数的制作是找3、40家最活跃的行业企业进行询价,但不管实际交易是否发生,这里面话语权最大的是矿山和贸易商。

  ●2、咱们2003年之后基本用长协的的价格采购,只有30%的量是用现货价格买的,其中不少还是用港口人民币现货贸易,这个量未被计入指数统计样本,所以呢,差不多20%的远期美元贸易决定了超过全球80%铁矿石的价格,作为最大的买主,咱们在里面的权重不大。

  ●3、因为指数样本稀缺,极易被操控,很多钢铁厂不愿意公布价格,于是有时矿山和贸易商一船高价成交就决定了当天的指数价格,然后其他交易也会参考这个价格。

  所以,没有定价权,就很无能为力了,大宗商品的另一个战场是在期货市场,但现在主要的玩家是期货商,钢铁厂商的比重不高,原因还是在于这玩意门槛比较高,超过了一些传统公司的能力圈。

  这就有点被动了,想改变这个局面,思路确实得改改,这不仅是个贸易问题,更是个金融问题,除了抱团喊话,作为最大的买主,更应该想想办法提高对价格的影响力。以前上游价格高还可以通过在下游加价维持利润,现在这个环境,这个玩法该改改了。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今年中澳关系持续紧张,澳大利亚多项产品被征收关税,让澳大利亚的经济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但也有分析称,澳洲可以通过对铁矿石涨价来弥补在其他领域的亏空。

  12月11日,铁矿石价格达到1042元每吨,创历史新高,这一价格较11月初上涨34%,是今年最低价511元每吨的两倍。

  据CNBC消息,一位分析师说,随着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继续升温,北京方面需要考虑将一种关键大宗商品的供应多元化。

  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60%的铁矿石,严重依赖这种大宗商品来炼钢。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其他出口也受到中澳关系恶化的影响,中国政府对葡萄酒和大麦等商品征收关税。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支持对中国处理冠状病毒疫情的方式进行国际调查,在此之后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双边关系恶化。

  但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并未禁止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分析师将其归因于缺乏替代选择。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国。

  然而,投资公司Shaw and Partners金属和矿业高级分析师Peter OConnor表示,中国政府现在需要考虑将其铁矿石供应多元化。

  “我们需要思考的方向始于几年前是关于供应的多样性。中国如何从澳大利亚和巴西以外的地方采购,实现多元化,”周二,他在CNBC的“Street Signs Asia”节目中表示。

  巴西是中国第二大铁矿石供应国,但也有自己的一系列问题。2019年1月,巴西淡水河谷(Vale)一处铁矿石场址发生致命水坝灾难,导致这家巴西矿业巨头在10处地点停产。淡水河谷是全球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其最大的市场也是中国。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矿业和能源大宗商品研究主管Vivek Dhar说,事故发生后,巴西一直在努力将铁矿石出口恢复到2018年的水平。

  随着中国需求的上升,铁矿石价格最近大幅上涨,而与澳大利亚双方关系造成的供应减少和供应中断又进一步推高了铁矿石价格。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已基本从冠状病毒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复苏,部分原因是刺激措施注入了基础设施建设。

  不过,Shaw and Partner的奥康纳表示,中国有一个可供他们参考的替代资源。

  “中国需要分散供应,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国家是西非一个叫几内亚的国家,这个国家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而且很可能主要是由中国资助和开发的,”他说。

  几内亚说,它的西芒杜地区估计拥有18亿吨铁矿石储量,这是世界上已知但尚未开采的最大铁矿储量。

  路透社(Reuters)此前曾报道,中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宝武集团(Baowu Group)计划投资西芒杜(Simandou)铁矿,并与其他钢铁生产商共同开发该矿。新华社还报道说,中国支持的一个财团在几内亚政府的一项140亿美元的招标中胜出,促使西芒杜铁矿到2025年投产。

  •   但日前,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突破每吨155美元,创下8年新高。这意味着,外国矿山卖一吨铁矿石给中国企业,可毛赚约120美元,3-4倍于其成本。

      超额利润大幅提高了外国矿业巨头的业绩,淡水河谷三季度利润大幅上涨至62.24亿美元,为2013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高值。但这却让本已利润不高的中国钢铁行业倍感压力。铁矿石价格为何出现异动?

      在今年9月中旬,中国进口铁矿石(62%品位)价格大幅攀升至每吨128.9美元的高点后,铁矿石价格大致在每吨110-120美元间波动。12月初以来,铁矿石价格再现一波大涨。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总工程师,李新创今天在“中国节能协会冶金工业节能专业委员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指出,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TFe62%)已从春节后低点的79.5美元/吨上涨至近期高点的155美元/吨左右,涨幅高达95%以上,创8年新高。

      同期,铁矿石期货价格突破1000元/吨,也创上市以来新高。有业内人士感叹,铁矿石已经变金矿了。今年黄金价格尚有涨跌波动,但铁矿石价格基本保持上涨态势。

      铁矿石价格暴涨对下游钢铁行业来说影响巨大。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指出,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超出了行业预期,使得行业运行风险进一步加大,不利于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为此,骆铁军日前与铁矿石巨头力拓(Rio Tinto)铁矿市场营销副总裁方睿思(Simon Farry)以及铁矿中国总经理陈胜等举行视频会议,就近期铁矿石市场快速上涨、完善定价机制和力拓的生产与销售情况等进行了交流。

      从疫情打击中率先恢复的中国经济对钢铁产品的需求量大增,从而推升对钢铁原材料铁矿石的需求。

      李新创指出,1-11月,我国生铁产量81290万吨,同比增长4.2%;粗钢产量96116万吨,同比增长5.5%,年化钢产量将达到10.5亿吨。

      而放眼世界,情况就没那么理想了。据世界钢铁协会预测,2020年无论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钢铁需求量将出现深度萎缩-2.4%,下降至17.251亿吨。2020年1-10月,世界粗钢产量15.11亿吨,同比下降2.0%;除中国外,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粗钢产量同比下降10.7%。

      但是,生产这么多钢铁的中国,原材料却主要依靠进口。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连续四年保持在10亿吨以上高位。“每年中国80%以上的铁矿石来自进口”,而且进口来源地高度集中,李新创说,自澳大利亚和巴西进口的铁矿石占总进口量的85%。

      李新创说,虽然价格上涨,但淡水河谷、FMG铁矿石产量不仅没有上升,反而下降,导致供应紧张。

      12月2日,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公司公布下调2020年铁矿石产量预期,由之前的3.1亿吨下调至3-3.05亿吨。

      兰格钢铁网铁矿石品种主管胡富港认为,本次公布的产量预期低于市场对它增产的期待,故引领了期货的一波拉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王颖生表示,铁矿石采用的长协定价机制,让下游的钢铁企业缺乏议价能力。矿山每年80%至90%的铁矿石是通过与大型钢铁企业签订长协的方式销售的,这部分铁矿石定量不定价。长协的价格主要以剩下的约10%左右的现货销售价格决定,以当月累计量作为长协结算依据。因此,铁矿石的供应量多少、卖什么品种,以什么价格出售,主要由矿山决定。

      李新创说,铁矿石的定价实际上是通过小样本来决定大市场价格,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近期铁矿石价格疯涨也是由于定价机制不合理而导致投机行为放大。

      王颖生说,几乎所有的钢铁产品,足球直播,都可以在期货市场交易,所以金融市场的炒作,也会对铁矿石等价格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针对铁矿石价格,大连商品交易所4日发布风险提示函,提醒各方加强风险管控。

      骆铁军也表示,从中钢协掌握情况来看,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偏离供需基本面,存在贸易商招标异常助推指数上涨、期货市场临近交割月多头逼仓等人为制造市场紧张行为,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尽快介入。

      他同时指出,贴近市场变化的铁矿石期货品牌动态升贴水制度落地实施迫在眉睫,将有利于钢铁企业更好利用期货工具管控风险。

      2021年,随着淡水河谷产量的恢复,全球产量将较2020年有所提升;需求上,预计全球生铁产量因中国下降而减少,全球铁矿将再次供应过剩。

      他认为,铁矿石价格将呈波动下行态势,明年预计在80-100美元/吨之间波动。2025年,在供应仍将过剩的预期下,结合全球铁矿生产成本曲线情况,预计矿价仍将呈波动下行态势,全年铁矿石均价将在70-90美元/吨。

      李新创建议,短期内,钢铁企业要应适度控制钢铁产量过快增长,以此来平抑对铁矿石的盲目需求。长期来看,从战略上讲,我国应该建立多元化长期稳定高效的铁矿石保障体系。

      除了巴西、澳大利亚之外,我国还需开拓第三方铁矿石供应渠道。同时,也要加快国内铁矿石供应。

      先是牛肉,今年从澳大利亚的进口额大降64%,其他国家一看机会来了,至少有60个国家想填补这个全世界最大市场的空白,很开心。

      然后是大麦,今年5月咱们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合计80.5%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然后澳大利亚对华大麦出口就暴跌了99%,俄罗斯可高兴了,去年他们对华农产品的出口额是9.6亿美元,今年的计划是多少呢?96亿美元,直接增加了10倍。

      第三个是葡萄酒,咱们对澳葡萄酒进行了反倾销调查,占进口份额37%的澳大利亚受打击很大。

      最近是动力煤,咱们每年的煤炭进口不少,澳大利亚是第三大贸易国,现在受配额管制,很多澳大利亚的煤炭船滞留港口卸不了货,有的船停留时间已经超过了5个月

      这么多物资进口受限,得益者是谁呢?能源方面是俄罗斯和巴西、印尼这些国家,而农产品方面最大的受益者居然是美国,所以澳大利亚的不少企业主也很难接受这个局面,不断施压。

      铁矿石的富矿在澳大利亚和巴西,咱们的铁矿石也不少,可惜品质差、开采成本比人家高三倍,咱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出产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其中买的最多的,就是澳大利亚的,达到了总进口额的67%。

      澳大利亚出产的铁矿石有80%卖给了中国,去年交易额5000多亿人民币的水平,所以,当牛肉、大麦甚至煤炭这些产品被限制时,双方对待铁矿石的态度都比较柔和,对咱们来说,这么大体量的替代品实在有点不好找。

      这种情况不是最近才有的,因为最核心的铁矿石厂家只有四个,不是澳大利亚就是巴西的,90年代的时候,铁矿石的价格比较平稳,后来在一堆人的作用下,价格开始狂涨,典型的就是胡士泰事件,合纵连横,搞得各种钢企多花了七八千亿。

      这种各自采购的方式很容易被对手方抬价,所以后来咱们就成立了长协机制,说白了就是抱团谈价,锁定长期成本。

      于是铁矿石价格在2008年达到高峰之后就处于不断下跌的状态,2013年曾经短暂反弹但很快又跌了下去,去年巴西淡水河谷尾矿溃坝,澳洲天气不好,铁矿石价格一度超过880元/吨,后来也回落了。

      咱们先看看期货的价格,11月以来,主力I2105合约自低点713元/吨最高上涨至1042元/吨,一个多月涨幅为46%,年内最大涨幅高达83%;

      I2101合约自低点772.5元/吨涨至1093.5元/吨,涨幅42%,年内累计最大涨幅更是达到了114%。

      现货也一样,也基本突破了1000元大关,创下2013年2月份以来的新高。

      而且,这幅度还不知道啥时候到头。咱们一年进口10亿吨铁矿石,涨一块就是10亿,最近一个月涨幅超过250元,真要维持这个价格,这成本就得多几千亿了。

      这么一来,成本涨了不少,成品价格没咋涨,钢铁公司就都扛不住了,上周中钢协带头呼吁监管严查这里面的猫腻。

      其实,今年2月份,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都预计价格将继续走低,多国经济停滞,都不需要钢铁了啊。

      ●1、过去一个月,不光铁矿石,大宗涨价的幅度都可以的,原油涨幅超过30%,焦煤、焦炭、燃油涨幅超过20%,铜、铝、螺纹、热卷等品种涨幅均超过15%,经济要复苏,上游产品涨一波很正常:

      ●2、减产,像淡水河谷就下调了2020年和2021年的目标产量,比市场预期的还低;

      ●3、而且咱们的恢复也很快,日均铁水产量仍旧维持在245万吨以上的绝对高位,港口库存不断减少,现货涨价、期货涨价,钢铁公司既然是刚需,那上游涨价也正常了。

      ●4、至于外部原因,只能猜测了,像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一天涨价7.5美元,很难说主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涨价能理解,但短期涨那么多就有点让人吃惊了,所以中钢协怀疑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投机炒作。

      大商所最近发了五六个严管措施,说要落实“零容忍”要求,针对铁矿石等品种启动“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严格排查市场交易行为,严厉打击违法违规交易行为,还规定对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铁矿石期货2105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5000手。

      大商所为啥这么紧张呢?也难怪,每逢铁矿石价格大涨,他们就处于风口浪尖。去年7月价格破千,没几天就有人直接给证监会写了举报信,实名举报某期货公司操纵价格,投机赚取暴利。

      有人研究了这个期货公司的情况,确实持仓量的变化相当精确,但这些也没有最后的官方认定调查,最后随着铁矿石价格大跌不了了之。

      但铁矿石价格问题能长效解决一下吗?毕竟每年动不动就波动几千亿不是个常事啊。

      不过这个问题挺难的,咱们虽然是全世界最大的采购者,但是在定价权方面话语权不多。

      美国有个公司叫麦格希,它旗下公司不少,比如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它还有个机构叫普氏能源资讯,2008年的时候,他们推出了一个专门针对铁矿石的普氏指数,2010年,这个指数就被三大矿山认定为铁矿石的定价依据。

      ●1、这个指数的制作是找3、40家最活跃的行业企业进行询价,但不管实际交易是否发生,这里面话语权最大的是矿山和贸易商。

      ●2、咱们2003年之后基本用长协的的价格采购,只有30%的量是用现货价格买的,其中不少还是用港口人民币现货贸易,这个量未被计入指数统计样本,所以呢,差不多20%的远期美元贸易决定了超过全球80%铁矿石的价格,作为最大的买主,咱们在里面的权重不大。

      ●3、因为指数样本稀缺,极易被操控,很多钢铁厂不愿意公布价格,于是有时矿山和贸易商一船高价成交就决定了当天的指数价格,然后其他交易也会参考这个价格。

      所以,没有定价权,就很无能为力了,大宗商品的另一个战场是在期货市场,但现在主要的玩家是期货商,钢铁厂商的比重不高,原因还是在于这玩意门槛比较高,超过了一些传统公司的能力圈。

      这就有点被动了,想改变这个局面,思路确实得改改,这不仅是个贸易问题,更是个金融问题,除了抱团喊话,作为最大的买主,更应该想想办法提高对价格的影响力。以前上游价格高还可以通过在下游加价维持利润,现在这个环境,这个玩法该改改了。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今年中澳关系持续紧张,澳大利亚多项产品被征收关税,让澳大利亚的经济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但也有分析称,澳洲可以通过对铁矿石涨价来弥补在其他领域的亏空。

      12月11日,铁矿石价格达到1042元每吨,创历史新高,这一价格较11月初上涨34%,是今年最低价511元每吨的两倍。

      据CNBC消息,一位分析师说,随着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继续升温,北京方面需要考虑将一种关键大宗商品的供应多元化。

      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60%的铁矿石,严重依赖这种大宗商品来炼钢。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其他出口也受到中澳关系恶化的影响,中国政府对葡萄酒和大麦等商品征收关税。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支持对中国处理冠状病毒疫情的方式进行国际调查,在此之后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双边关系恶化。

      但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并未禁止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分析师将其归因于缺乏替代选择。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国。

      然而,投资公司Shaw and Partners金属和矿业高级分析师Peter OConnor表示,中国政府现在需要考虑将其铁矿石供应多元化。

      “我们需要思考的方向始于几年前是关于供应的多样性。中国如何从澳大利亚和巴西以外的地方采购,实现多元化,”周二,他在CNBC的“Street Signs Asia”节目中表示。

      巴西是中国第二大铁矿石供应国,但也有自己的一系列问题。2019年1月,巴西淡水河谷(Vale)一处铁矿石场址发生致命水坝灾难,导致这家巴西矿业巨头在10处地点停产。淡水河谷是全球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其最大的市场也是中国。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矿业和能源大宗商品研究主管Vivek Dhar说,事故发生后,巴西一直在努力将铁矿石出口恢复到2018年的水平。

      随着中国需求的上升,铁矿石价格最近大幅上涨,而与澳大利亚双方关系造成的供应减少和供应中断又进一步推高了铁矿石价格。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已基本从冠状病毒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复苏,部分原因是刺激措施注入了基础设施建设。

      不过,Shaw and Partner的奥康纳表示,中国有一个可供他们参考的替代资源。

      “中国需要分散供应,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国家是西非一个叫几内亚的国家,这个国家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而且很可能主要是由中国资助和开发的,”他说。

      几内亚说,它的西芒杜地区估计拥有18亿吨铁矿石储量,这是世界上已知但尚未开采的最大铁矿储量。

      路透社(Reuters)此前曾报道,中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宝武集团(Baowu Group)计划投资西芒杜(Simandou)铁矿,并与其他钢铁生产商共同开发该矿。新华社还报道说,中国支持的一个财团在几内亚政府的一项140亿美元的招标中胜出,促使西芒杜铁矿到2025年投产。

  • 下一篇:河北女子去世12年后尸骨被娘家人“盗去”8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