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371-64406786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为什么ag大注就死义乌商人生意经:15元的指甲刀

  在义乌,那些被很多人看不上的低价小商品背后,隐藏着的是绝大多数难以想象的财富。

  九几年的时候,义乌有一家袖珍工厂,占地不过18亩,生产的是最常见的那种喝饮料用的塑料吸管。

  工厂老板算了一笔账,“平均销售价在每支8厘-8.5厘钱,其中原料成本50%,劳动力成本15-20%,设备折旧等费用15%多,纯利润约10%。”

  也就是说,卖一支吸管,工厂差不多只赚8毫钱——要卖1000支,才能赚8角钱。

  但就是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工厂,如今却成了全球最大的吸管生厂商,伊利、蒙牛、麦当劳、肯德基、沃尔玛都是它的客户。“最高峰时,以沃尔玛为首的5家超级企业的订单量占到了90%”。

  出人意料的是,从2003年开始,这家名叫“双童”的工厂开始逐渐放弃这些大客户,转头重新去中小商超、咖啡馆、奶茶连锁店拉订单。

  在外人看来,说自己是沃尔玛的生产商,听起来很有面子,但是只有业内人士才清楚,跟沃尔玛合作是最惨的事——人家每次都会把利润给你压到最低。

  为了盈利,双童只能在节约成本上下功夫:夜间电费成本低,工厂就把耗电高的流水线调到夜间生产;吸管制作工艺需要冷却,生产线就设计了自来水冷却法……

  2003年的时候,双童公司每天会运出两个集装箱,也就是把8吨重的吸管发往全球各地。

  8吨重的产量相当于多少吸管?大约是1500多万支。小小吸管每个月能给工厂带来40万净利润,一年下来就将近500万。

  在各类形形色色的富豪榜上,我们看不见双童创始人的名字。但是毫无疑问,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普通人,他却用双手创造了自己的人生传奇。

  比如上图的这款创意喂药吸管,中间是两个半球,里面可以藏奶片,藏巧克力,也可以藏药片,从此哄小孩吃药不再难。

  根据淘宝显示,这样的哈哈吸管,单价是1元1支,家长相当愿意买单,而传统的塑料吸管,1块钱可以买100支。

  江浙和珠三角地区出生的人,大多都相当具备商业头脑。搭上电子商务的春风,80和90后一代做起生意来,为什么ag大注就死比他们的父辈显得更为轻松。

  2003年,当双童已经年入500万的时候,义乌小伙李重庆还在帮台商跑外贸。对方去海外找市场,他负责每天在义乌跑工厂、组货。

  台湾商人眼光毒辣,每次都能踩中爆款。彩带、呼啦圈、滑板车、日本保温杯,做一个火一个,很快就在全球开出70多家分公司。

  2003年,淘宝才刚刚起步,平台卖家并不多。和大家预想的不同,李重庆没有直接去开淘宝店,而是帮淘宝店家组货。

  当时所有的淘宝卖家都找工厂拿货,一件两件的,工厂并不愿意做,就算勉强给货,价格也会高上二三十个点。

  李重庆有十多年的外贸经验,已经和义乌工厂打成一片,由他去帮淘宝卖家组货,显然再合适不过。

  靠义乌工厂和淘宝卖家,李重庆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而第二桶,则来自于一个最常用的指甲刀。

  在韩国乐天百货,一把粉红色的指甲刀击中了李重庆,嗅觉敏锐的他立马意识到,这是真正适合淘宝的产品,一定会成为爆款。

  首先国内没有这种具有设计感的小东西,“国内的指甲刀都是纯铁的,特别简单。”

  再者,基于多年的采购经验,李重庆立马就看出了这把指甲刀的成本——不会超过7毛钱,而柜台的标价是40多元——利润是真的高。

  从韩国回来后,李重庆买了一个注塑机,租了一个十几平米的民房,开始自己动手做产品。至于销路,多年合作的淘宝卖家自然不在话下。

  只用了一年时间,指甲刀卖了四五百万个,热度维持了三四年。靠一个小小的指甲刀,李重庆“赚了小几百万。”

  当其他同行开始跟风的时候,李重庆已经另辟蹊径,开始陆续推出礼品卡、开箱器、封口夹,剥橙器……总之什么实用就做什么。

  他们不好高骛远,不期待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而是从零起步,秉持“勿以利小而不为”的心态,瞅准那些不起眼的小商品、小配件、小生意,凭借草根的务实和灵活,在复杂的商业世界里,为人们提供物美价廉的,最基础的日用品。

  经过8次搬迁,十多次扩建,义乌如今的市场主体已经突破43万户,占金华的一半,浙江的十五分之一,全国的千分之四。

  正是这众多义乌商人的来回奔走,让义乌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值得留意的是,如今京东、天猫、拼多多都提出了扶持源头工厂计划。电商在中国发展近20年之后,如今终于回过头来反哺,或者说推动轻工业进行转型升级。

  不难预料的是,在未来至少十年当中,在中国成千上万家工厂之间,一定还会涌现出无数的双童公司和李重庆。

  •   在义乌,那些被很多人看不上的低价小商品背后,隐藏着的是绝大多数难以想象的财富。

      九几年的时候,义乌有一家袖珍工厂,占地不过18亩,生产的是最常见的那种喝饮料用的塑料吸管。

      工厂老板算了一笔账,“平均销售价在每支8厘-8.5厘钱,其中原料成本50%,劳动力成本15-20%,设备折旧等费用15%多,纯利润约10%。”

      也就是说,卖一支吸管,工厂差不多只赚8毫钱——要卖1000支,才能赚8角钱。

      但就是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工厂,如今却成了全球最大的吸管生厂商,伊利、蒙牛、麦当劳、肯德基、沃尔玛都是它的客户。“最高峰时,以沃尔玛为首的5家超级企业的订单量占到了90%”。

      出人意料的是,从2003年开始,这家名叫“双童”的工厂开始逐渐放弃这些大客户,转头重新去中小商超、咖啡馆、奶茶连锁店拉订单。

      在外人看来,说自己是沃尔玛的生产商,听起来很有面子,但是只有业内人士才清楚,跟沃尔玛合作是最惨的事——人家每次都会把利润给你压到最低。

      为了盈利,双童只能在节约成本上下功夫:夜间电费成本低,工厂就把耗电高的流水线调到夜间生产;吸管制作工艺需要冷却,生产线就设计了自来水冷却法……

      2003年的时候,双童公司每天会运出两个集装箱,也就是把8吨重的吸管发往全球各地。

      8吨重的产量相当于多少吸管?大约是1500多万支。小小吸管每个月能给工厂带来40万净利润,一年下来就将近500万。

      在各类形形色色的富豪榜上,我们看不见双童创始人的名字。但是毫无疑问,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普通人,他却用双手创造了自己的人生传奇。

      比如上图的这款创意喂药吸管,中间是两个半球,里面可以藏奶片,藏巧克力,也可以藏药片,从此哄小孩吃药不再难。

      根据淘宝显示,这样的哈哈吸管,单价是1元1支,家长相当愿意买单,而传统的塑料吸管,1块钱可以买100支。

      江浙和珠三角地区出生的人,大多都相当具备商业头脑。搭上电子商务的春风,80和90后一代做起生意来,为什么ag大注就死比他们的父辈显得更为轻松。

      2003年,当双童已经年入500万的时候,义乌小伙李重庆还在帮台商跑外贸。对方去海外找市场,他负责每天在义乌跑工厂、组货。

      台湾商人眼光毒辣,每次都能踩中爆款。彩带、呼啦圈、滑板车、日本保温杯,做一个火一个,很快就在全球开出70多家分公司。

      2003年,淘宝才刚刚起步,平台卖家并不多。和大家预想的不同,李重庆没有直接去开淘宝店,而是帮淘宝店家组货。

      当时所有的淘宝卖家都找工厂拿货,一件两件的,工厂并不愿意做,就算勉强给货,价格也会高上二三十个点。

      李重庆有十多年的外贸经验,已经和义乌工厂打成一片,由他去帮淘宝卖家组货,显然再合适不过。

      靠义乌工厂和淘宝卖家,李重庆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而第二桶,则来自于一个最常用的指甲刀。

      在韩国乐天百货,一把粉红色的指甲刀击中了李重庆,嗅觉敏锐的他立马意识到,这是真正适合淘宝的产品,一定会成为爆款。

      首先国内没有这种具有设计感的小东西,“国内的指甲刀都是纯铁的,特别简单。”

      再者,基于多年的采购经验,李重庆立马就看出了这把指甲刀的成本——不会超过7毛钱,而柜台的标价是40多元——利润是真的高。

      从韩国回来后,李重庆买了一个注塑机,租了一个十几平米的民房,开始自己动手做产品。至于销路,多年合作的淘宝卖家自然不在话下。

      只用了一年时间,指甲刀卖了四五百万个,热度维持了三四年。靠一个小小的指甲刀,李重庆“赚了小几百万。”

      当其他同行开始跟风的时候,李重庆已经另辟蹊径,开始陆续推出礼品卡、开箱器、封口夹,剥橙器……总之什么实用就做什么。

      他们不好高骛远,不期待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而是从零起步,秉持“勿以利小而不为”的心态,瞅准那些不起眼的小商品、小配件、小生意,凭借草根的务实和灵活,在复杂的商业世界里,为人们提供物美价廉的,最基础的日用品。

      经过8次搬迁,十多次扩建,义乌如今的市场主体已经突破43万户,占金华的一半,浙江的十五分之一,全国的千分之四。

      正是这众多义乌商人的来回奔走,让义乌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值得留意的是,如今京东、天猫、拼多多都提出了扶持源头工厂计划。电商在中国发展近20年之后,如今终于回过头来反哺,或者说推动轻工业进行转型升级。

      不难预料的是,在未来至少十年当中,在中国成千上万家工厂之间,一定还会涌现出无数的双童公司和李重庆。

  • 下一篇:为什么ag大注就死铜米机 小型铜米机 干式厂家直